使用者名稱
使用者電郵
密碼
確認密碼
年齡
性別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想收到的資訊
  • 時事
  • 投資
  • 生活
喜歡的資訊
  • 編輯推介
  • 時事新聞
  • 博客
  • 投資
  • 趣味影片
  • 生活
教育水平
  • 小學
  • 中學
  • 大學
  • 碩士
  • 博士
常用的社交媒體
  • Facebook
  • 微博
  • WeChat
  • Whatsapp
  • Twitter
  • Line
  • Instagram
確認

我們會發送內含重設密碼連結的通知信給您

確認

博客

法庭裁決:
就是暴動!

2022.08.24 23:00 博客 微塵

可能太習慣惰性的生活,連用語也變得虛偽,更誤解「中庸之道」的真諦。政府高層及大機構的發言人往往對「黑暴」不敢直斥其非,只顧和稀泥,只用「社會事件」去塗脂抹粉。事實上,暴動就是暴動,何必顧左右而言他?

現實中,坊間有太多虛偽的用語。在國安法頒布之前,有立場的傳媒當然可以憑空污衊政治上的一切,為反對而反對,只要被認定是「英美港」的一員,就是擁護西方民主自由的代理人,以叛逆中華文化自居。但直到如今,仍然有傳媒及政府人員用上「社會事件」四個字去形容2019年的暴動,就大錯特錯!因為那基本上就是一連串既反政府又反中央的叛逆!如何界定甚麼是「社會事件」呢?難道由傳媒及一小撮人的取態就可以代表全部華人的立場,「社會事件」這四個字又是否用得太濫呢?

不過,近期的法庭新聞就反駁了這種接近顛覆的言詞。現時每一個星期都有多宗法庭的裁決,經審訊後,全部都是「暴動」罪成,而這些被告都會被判處40個月前後的刑期,更有不少被告被加控藏械及拒捕的罪名。以上水擲磚殺人案為例,雖然7個陪審團認定被告誤殺罪不能成立,但杜麗冰法官卻以暴動罪判處兩個被告入獄五年半。

今時今日,也許公義只會遲到,但不會失蹤,市民終於見到一些被告鋃鐺入獄。市民並沒有對這些被告存有惡意,不過,法律就是法律,絕對不能被踐踏,並由政客自己去詮釋。直接地說,我們樂於見到這些被告「暴動」罪成,也從來沒有任何犯人被判參與「社會事件」罪成及坐牢,對嗎?

一連串暫時遠去的暴動已過去三年,而港區國安法亦已頒布超過兩年,只可惜政府官員及傳媒口中仍然出現「社會事件」這四個字,根本不知所謂,亦欠所有在前線拼死守護我城的警察一個公道。至今,仍然堅持用「社會事件」這四個字的政府官員仍然不少,代表不少官員的政治素質仍然有欠忠誠及穩妥!

三年前,當守城的前線同寅在萬家燈火之時回到家裡,見到宿舍被圍攻,所有低層窗戶都被打碎,連孩子床上也佈滿碎玻璃和石塊,自然不能安睡!對,當前線人員守護了大家的香港,卻保護不了自己的一家人,他們又情何以堪?政府有愧對他們嗎?當警隊仍然致力於消除這些警察家屬及孩子們的「創傷後遺症」,但反而聽到一些虛妄的語言,以「社會事件」去淡化暴力及暴動,他們又對這個政府可以作出甚麼回應呢?

假如社會仍然不能正向地面對暴動及政治陰謀,難道要負責守城的警察「千山我獨行」?那麼,將來要將士用命,也就難上加難!所以,假如再有政府文宣及高官使用「社會事件」去形容「暴動」的話,在下一次的危機,警隊仍然要忍辱負重嗎?見鬼吧!

原圖:星島日報

https://std.stheadline.com/realtime/article/1253143/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黃就是蝗
星島仲有樣似乎係「宣傳台獨」嘅行為,就係用「總統」「總統府」等字眼。大家可以睇吓星島上面啲外國政客去呆彎食㗎喱飯嘅報導。[] 「一個中國」之下,何來有「總統」「台灣總統」?應該是稱為「台灣省領導人」。
20220909
黃就是蝗
除咗用「社會事件」嚟弱化/洗白/轉移視線,仲有用「修例風波」(星島)。
20220909
Te Kong
香港絕大多數的媒體(除正常媒體,像是大公、文匯、鳳凰、點新聞巴士的報及貴報等)都滲進了黑暴黃屍,要牠們承認2019的暴亂為暴動,是不可能的。
20小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