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名稱
使用者電郵
密碼
確認密碼
年齡
性別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想收到的資訊
  • 時事
  • 投資
  • 生活
喜歡的資訊
  • 編輯推介
  • 時事新聞
  • 博客
  • 投資
  • 趣味影片
  • 生活
教育水平
  • 小學
  • 中學
  • 大學
  • 碩士
  • 博士
常用的社交媒體
  • Facebook
  • 微博
  • WeChat
  • Whatsapp
  • Twitter
  • Line
  • Instagram
確認

我們會發送內含重設密碼連結的通知信給您

確認

博客

中央何時召開 香港遵義會議?

2019.10.13 09:00 博客 曾財安

自2019年6月12日暴動爆發以來,香港的動亂已經持續了超過4個月。可悲的是,這場回歸以來的最暴力浩劫不但沒有任何平息的跡象,更是隨著時間的推進而滑到全面失控的邊緣。一場又一場、越演越烈的打砸燒傷當然牽涉美英歐及臺灣民進黨等外部顛覆勢力,但特首林鄭月娥、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及傳聞即將上位的副警務處處長(行動)鄧炳強三人的極致尸位素餐德性卻是最主要的內部原因。

林鄭擁有30多年政務官的施政經驗,而盧偉聰及鄧炳強也當了差不多年份的差,肯定在自己的專業領域裡有極為出色的表現,否則怎會在十幾萬公務員中被中央挑中,委以重任。但萬分不幸的是,他們在過去百多天裡的所作所為,或者是貼切地說種種不作為完全等同縱敵與助敵。

對3萬多前線警務人員下死手

林鄭一邊把止暴平亂說得震天響,但到如今仍然拒絕成立「特首保安事務委員會」,以此指揮及協調各部門可以支援警隊的力量。她這樣做就是摁住其它部門,使警隊陷入孤軍作戰的態勢,變相給敵人打擊及消耗警隊營造最佳的環境。雪上加霜的是,盧偉聰及鄧炳強似乎與林鄭有密切的默契,竟然對3萬多裝備精良、訓練有素、肯打肯拼的前線警務人員下死手。從前線各級人員的訴苦內容得知,兩人一直有意地限制防暴人員攜帶適當的武器及裝備上前線、等待暴徒打砸燒傷逃跑後才出動防暴隊胡亂地掃蕩一下、在黃大仙員警宿舍受到暴徒火攻時下令撤退、至少一次在防暴隊於金鐘一帶將要成功合圍,可以大數目地拘捕暴徒時故意停止圍捕,其它類似的例子則罄竹難書。難怪最近很多市民及前線的警務人員都在竊竊私語,究竟中央是不是把無間道當成是救命草。

在林鄭、盧偉聰及鄧炳強的「配合」下,顛覆團夥節節推進,已經取得階段性的部份社會管理權。現在,他們只要在網上預告會在什麼時候、什麼地區‘和平出現’的消息,這個地區就會陷入無政府狀態的驚惶與恐怖氛圍當中,區內的店鋪會因恐慌關門,居民則因害怕被毆打而自我宵禁。這也很難怪市民願做順民,在目睹立法會被毀、政總及警總被損、全港鐵路網被焚被毀、挺政府的商戶被打至稀巴爛,表達愛國愛港的人在街頭上被打至血肉模糊等等事件之後,誰不會把他們3人說了4個月的嚴正執法、止暴制亂當作是騙人鬼話?

林鄭與博古及李德有何分別?

任何還有些許自尊心的政府首長真的很難抬起頭來,更遑論在市民面前誇誇其談,而不久前還在得意洋洋地吹牛,吹噓自己如何使到香港治安空前良好的警務處正副處長也實在是辱沒了代表責任與承擔的那套耀眼的警服。事到如今,我們這些惶惶不可終日的可憐市民的唯一希望是中央在香港重拾「遵義會議」精神。

1930至1933年中,中國共產黨在毛澤東的指導下連續4次打敗了蔣介石大軍對位於贛閩交界處的中央蘇區的圍剿。1933年9月,蔣再調集大軍,對中央蘇區進行第五次圍剿。此時,紅軍的指揮權落入了中共總負責人博古手裡。不幸的是,博古是一名書生,不黯軍事,所以對共產國際派來的軍事顧問李德(德國人)言聽計從。這樣一來,紅軍的指揮權實際上便落入了李德之手。11個月後,自大卻無能的李德把毛澤東好不容易攢下來的地盤及軍隊幾乎敗個精光,這與林鄭、盧偉聰、鄧炳強4個月來把香港幾十年的老本虧光的表現如出一轍。

10月10日,政治白癡的博古與軍事無能的李德被迫領著八萬六千紅軍向西進行戰略轉移(後稱長征)。11月27日,紅軍隊伍來到了廣西北部的湘江,準備緊急渡江,甩開國民黨的追兵。可是,在博古不理,李德瞎指揮的情況下,紅軍渡江竟然用了五天時間。結果,蔣部隊成功趕到,對長征隊伍進行前堵後擊,8萬多人中有5萬多人戰死在江上,史稱「湘江血戰」。林鄭不懂警務,把大權全部交給了盧偉聰及鄧炳強,結果香港打了個稀巴爛,這一切與博古及李德在湘江一戰的表現有何分別?

沒有遵義會議 就沒有新中國

「湘江血戰」後,毛澤東、洛甫、王稼祥、朱德等人知道如果任由博古及李德繼續領導全黨全軍的話,滅頂之禍就在眼前。他們立即在湖南通道縣舉行了著名的「通道轉兵」會議,把博古及李德掃到一角,改為採用毛澤東的建議,進兵貴州。1935年1月15-17日,中國共產黨召開了著名的「遵義會議」。在經過一番激烈的發言及辯論後(紅軍總司令朱德公開表示,他不能追隨博古與李德的軍事路線),會議果斷地決定改由洛甫替代博古為政治總負責人,毛澤東、周恩來及王稼祥則共同接過在李德手中的軍隊指揮權。

此後,3萬多曾被重創的紅軍隊伍如同變魔術般脫胎換骨,一路上四渡赤水、兩破婁山關,佯攻貴陽,成功突破蔣幾十萬大軍的重重包圍,使長征隊伍重新掌握戰爭的主導權。可以這樣說,如果沒有在「遵義會議」,就沒有現在的新中國。現在,香港局勢危如累卵,中央會不會發揮「遵義會議」的果敢精神,把腐朽無能的班子拿掉,拯救740萬市民于水深火熱之中呢?我們拭目以待。

原圖:星島日報、Pixabay圖片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1061581/%E5%8D%B3%E6%99%82-%E9%A6%99%E6%B8%AF-8-5%E8%A1%9D%E7%AA%81-%E7%B8%BD%E5%95%86%E6%9C%83%E8%AD%B4%E8%B2%AC%E5%B0%91%E6%95%B8%E4%BA%BA%E8%A1%97%E9%A0%AD%E6%9A%B4%E5%8A%9B-%E8%88%87%E5%A4%A7%E9%83%A8%E5%88%86%E5%92%8C%E5%B9%B3%E7%A4%BA%E5%A8%81%E8%80%85%E7%9B%B8%E9%81%95%E8%83%8C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Dylan Lee
一南非大學教授把以下訓導字句標貼在其国家的博士, 碩士, 學士...高級大學學府大門上: Collapsing any Nation does not require use of Atomic bombs or the use of Long range missiles. But it requires lowering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and allowing cheating in the exams by the students. 若稍為更改一下是否已能充分形容現今香港教育整體的腐敗衰落情況: "若要瓦解崩潰香港政府管治, 澈底破壞社会安寧和民生, 實不需使用原子彈或長程導彈, 只要將教育質素制度大幅降低扭曲, 教育高官容許別具政治用心, 完全缺乏德, 智, 體, 群, 美 五種人格教育思維, 全無半點學者應有的風骨, 被外國勢力收買了的逢中逢港必反的黄屍校長教師去不斷荼毒誤導青少年思想就可以了!" ??
6天前
lung
當年政治部所有黑材料都在英國,林鄭、盧偉聰及鄧炳強被人捉住痛腳!?咁就解釋到啦!!
20191014
Jason Cheng
要瓦解敵對陣營的方法有好多:例如於高危標誌商舖區埋伏、於隊伍前後包抄、卧底行動、追查銀行資金走向等,以往對付黑社會的方法同樣可以用在暴徒组織上。我們凡夫俗子想得到的辦法,高官沒有可能想不到。但為何不用,難道真是欲擒先縱? 共産黨以造反起家,革資產階級的命,讓無産階級當家做主人。試問現時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是什麼?1.樓價高,買不起。2中國冒起太快,知識和財富迅速拉近,令港人原先優越感消失。要如何解決?那就是讓動亂多亂一會兒,既然不能一下子提高内地人的收入水平,那就拉低港人的薪酬水平,讓世人認識下香港未來主人翁的質素,徹底讓两地一致化吧!既然行政措施不能為樓市降溫,那就借市場自己的力量來作調節吧! 雖然政府、中央和暴徒目標和手段不一樣,可是目的剛好都是一樣的。樓價下調三成時,便是暴徒功成身退日,監倉大門為他們而打開。大家信唔信?
20191013
Keith Leung
宜家最大問題係大部份香港人質素嘅問題,民智低落,是非不分。所以即使中央真係幫手平亂、都只係治標方法。只要一平靜返落嚟呢啲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癲一次,沒完沒了。上次佔中已經發病,今次所謂反送中已經好明顯係病入膏肓。所以今次中央唔主動插手都好正常,蠢人係要自己瀨嘢先會醒,只不過香港人蠢到要瀨次大嘢先有可能醒。
20191013
Keith Leung
啲人成日話黃絲「無事黑警 有事報警」,其實宜家情況都係差不多,香港大部份人無民族國家觀念,係有事先會諗起要搵中央出手。到人哋真係幫你,件事過咗之後香港人又忘恩負義。今次咪當係個教訓,香港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嘛,難得咁啱又遇到啲無擔當無能嘅癈柴特首高官,咪等香港人見識吓自己其實有幾唔掂囉,等啲香港人成日自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點好點叻點高人一等。
20191013
鍾立仁
唯有 拭目以待。
20191013